热线::

0752-3272589

新闻资讯

联系方式

公 司: 冠霖商厨设备
地 址: 惠州市仲恺高新区中星A栋厂房第一层A-03号
电 话: 0752-3272589
E-mail: think5152@foxmail.com

惠州冠霖商厨智能设备有限公司能源领域要办的大事

时间:2020-11-04浏览量:182

“内循环”下,能源领域要办六件大事

回到今天的主题,我们“内循环”中国肯定要更好地抓创新、新基建,更好地抓传统产业的赋能、技术更新和改造,更好地抓好国内企业的积极性,更好地抓好国有企业改革,更好抓好我们各种开放。这是一个宏观整体。具体到能源、天然气,我说六个措施:

 一,“内循环”下我们要很认真地解决好中国能源供应外向度太高的问题。我们全部能源的供应外向度在50%以上,石油、天然气这两个产品的供应,我们外向度到了70%以上。如果今后十年,随着国民经济发展再增加两亿吨原油或者是天然气的需求,变成了8.5亿吨,国内开采的原油始终只有2亿吨,现在有2亿吨,再加2亿吨,外向度到了85%以上是不安全的,可能造成能源危机。一旦发生能源危机,产生的问题要比芯片严重一百倍。芯片不是致命问题,但是油如果断了不得了。所以我认为第一个措施,中国的石油天然气,现在只有两亿吨的原油加一千多万立方米的天然气,如果直线思维,好像我们进口量还需要增加,但是从国家安全角度,应该多开发页岩气。

我国页岩气现在能够开到两百亿,去年天然气销售到了150亿,我的意思是举国之力加一个0,就像大庆油田当年石油会战一样,我们国家有这个能力,在这个基础上加一个0,就相当于增加了一亿多吨的石油当量。如果页岩气增加到2千亿方,美国从2000年开始挖页岩气,就从世界最大的能源输入国变成最大的能源输出国。

这个世界很公平,全世界页岩气的储量大体是一百亿方,中国有25万亿,美国有25万亿,其他国家有50万。人家25万亿干20年,我们25万亿,傅成玉他们已经干出了一个天地。这个一做到,至少让中国清洁能源、天然气满足全国几百个城市的需要。重庆现在一年老百姓烧天然气70亿,当然我们这个地方页岩气、天然气一共开采了一百七八十亿。一旦这个方面上去了,重庆就变成了无煤城市。

第二,煤炭是一个好的化学原料,我们应该把煤炭利用起来。煤炭是中国污染很重要的原因,所以应该减少煤炭燃烧或者全国范围内实现天然气覆盖,煤炭污染就是因为化学元素多。我们现在一年能开采50亿吨煤,实际开采38亿吨,有12亿吨煤封着不开,如果多开采10亿吨,把这10亿吨变成化工原料,那么每4吨煤可以变成1吨油,相当于2亿吨原油。但是煤一旦变成汽油就六七千块一吨,煤变成丙烯、乙烯就是一万四五千块一吨。宁夏就做得非常好,中国有能源,我们是“双循环”,决不排斥国际循环。但是同时,要让中国综合能源50%以上的外向度降为40%左右的外向度,石油、天然气70%的外向度再降十个点,降为60%的外向度,这个很重要。

第三,“内循环”下,应该把我们的太阳能、风能在西部大开发中搞起来。西部大开发光一个甘肃20万平方公里的戈壁滩,这些地方如果有一万公里铺了光电、风电,用系统工程,用高科技把这个系统搞起来,然后再用超高压把这个电传输到全国各地,使得我们的循环经济,没有碳的能源发展起来,其实这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。

第四,在能源的交易方面,应该让上海成为中国的石油、天然气能源交易中心,不管是现货还是期货,都成为世界的一个中心。不管是原油还是汽油、成品油等其他各种各样的油品贸易,上海都应该成为国际、国内的交易中心。

由于中国有庞大的人口、世界最大的工业以及巨大的能源需求,我们成为一个在世界上具有影响力的中心是理所当然的。现在,美国两个,欧洲两个(伦敦和法兰克福),我们不说超过欧洲或者美国,如果世界要有第五个能源交易所,包括期货、现货,国内、国际“双循环”的交易所非上海莫属。但是我们现在很可惜。12年前在新加坡搞的,现在它是世界第五大能源交易所,就四百万人,弹丸之地,却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,我们要把这件事作为建设上海金融中心的战略目标,重振旗鼓。

第五,要把宁波打造成为石油天然气在亚洲最重要的交割中心。美国纽约、休斯顿都是很重要的交割地,宁波可以和上海配合,它不一定是交易所的中心地,但可以交割地的中心地。宁波说要力争成为世界一流的新型国际能源贸易中心,但并没有说要做交易中心,而是成为交割地。宁波要成为“一个枢纽”、“三个中心”的交割地。所谓“枢纽”就是国际能源疏运枢纽,包括码头、航道、LNG登陆中心,保税仓储和交割基地,航运和海事服务基地,保税服务加工中心等;所谓三个“中心”就是重点做国际能源供应链中心、金融和法律服务中心、高端智库服务中心。这个交割地的定位很准,三个中心也没有错。上海如果是能源枢纽,能源交易所成为世界第五大或者亚洲最重要的能源中心,那么宁波说的“三个中心”概念中的人才、资源配置、法律金融服务就可以实现,当然上海也是这三个中心。

第六,我们现在还要利用世界经济萧条状况下的市场结构。由于世界经济萧条,波罗的海指数从一万多点降到了现在只有700多点,也就是跌掉了90%多,所以千千万万条大轮船没有货可运。现在如果很便宜地集中50-100条10万吨-20万吨的邮轮,可把它当作海上天然的大仓库。每年夏天,大家使用能源很便宜,这个时候就用一笔流动资金把这50-100条的邮轮装满,50条10万吨也就是500万吨,20万吨也就是一千万吨,总之装五百到一千多吨,装了之后就在海上漂着,也很安全。到了秋冬使用高峰,不说涨到一百美元至少也会涨到四五十美元,这就是一个现货买卖。如果有这样的储备在中国太平洋海域上漂浮,为中国服务,这也是很重要的,就能把中东和世界石油贸易商,以及把我们国有、民营的石油贸易商调动起来,变成我们一个天然的仓库。

总之,在能源格局下,我们以“内循环”为主,但是“外循环”照样是跟国际贸易、国际市场充分结合的市场,国际能源金融也是充分结合的市场。把这个事情做好了是我们中国最重要的“以‘国内大循环’为主体,‘国内国际双循环’相互促进”的内容之一。

首页
电话
留言反馈